大洋新聞 時間: 2014-07-07來源: 信息時報主播機器人Otonaroid自我介紹時嬌羞緊張。 HRP-4C機器人以日本女青少年為標準打造,會做出喜怒哀樂等各種表情。美聯社稱要使用“機器人記者”來撰寫報表類的新聞稿件。(資料圖片)主播機器人Kodomoroid口齒伶俐。拖地機器人Braava 380j即將在日本開售。 ▲有科學家認為,性愛機器人可能會帶來一些倫理和道德方面的麻煩。 ▲愛子是個理想的伴侶機器人,會與人進行情感溝通。 穿上婚紗裝的一款HRP-4C機器人在舞臺上盡顯浪漫情調。 機器人Pepper的特長就是與人搭訕“套近乎”,還會學習不同的手勢和語調。 日本機器人專家石黑浩製作了許多類人機器人,還複製了一個自己。 參加巴西世界杯安保的PackBot機器人曾隨美軍一起在阿富汗進行反恐作戰。
  機器人的話題近日再次熱起來,日本科學家推出了兩個女主播機器人,不但口齒伶俐播新聞不結巴,而且外形逼真,幾乎讓人難辨真假。主播出來沒幾天,美聯社就宣佈,要“招聘”機器人記者負責寫稿,雖然寫的都是枯燥乏味的報表類稿件,但其革命性意義仍然讓人為之一震。機器人從外表和功能上都更“人”化的現象也再次引起人們的關註。
  能寫稿能主持 類人機器人殺入媒體圈
  美聯社上周宣佈,他們將開始使用一種新聞書寫軟件代替人力,自動撰寫有關公司財報的新聞。美聯社在每個季度都將發佈大約300篇這樣有關公司財報的新聞,它不僅要求記者們密切關註財報公佈的日期,而且內容枯燥單調,毫無技術性可言。報道稱,只需30秒,一支由電子運算控制的“神筆馬良”就能“攢”出一篇文章,每天在各大網絡媒體上產出報道,今年預計將發150多萬篇,內容涉及體育比賽、股票市場行情、房地產價格等,頗受人們青睞。
  實際上,早在今年三月,美國《洛杉磯時報》已試過用軟件撰寫一篇當地地震的報道,一篇報道僅三分鐘就出籠了。美聯社承諾稱,在發佈最受關註的公司財報時,還會繼續使用人力手寫。在解釋機器書寫報道的應用意義時,美聯社總編說,自動化將解放記者,他們不用再沉溺於數據、簡單常識,始終徘徊在產業鏈的最低端。
  就在機器人記者的消息傳出前幾天,日本的機器人女主播也華麗面世,不但外型栩栩如生,其幽默的談吐和流利的語言表達更是“驚人”。這兩位“主播”在與人對話交流時嘴唇會隨著動,眉毛也會動,還會眨眼及左顧右盼等。擁有女孩樣貌的“Kodomoroid”能發出多種不同的聲音,比如低沉男性嗓音以及音調較高的女聲等。她現場演示了播報地震和美國聯邦調查局突擊行動的新聞,還背誦了一段繞口令,“功夫”了得。另一個女成年機器人“Otonaroid”也展示了自己的絕活,當要求她自我介紹時,“Otonaroid”不僅怯場,還念錯臺詞。她向現場說聲抱歉後,表示“我有點緊張”,表情之微妙讓人動容。製作這兩個機器人的日本科學家石黑浩說,這兩個機器人是用來研究人類如何與機器人互動的,但不少人說,從聲音到形體都如此逼真,兩個機器主播讓人有點毛骨悚然。
  有模樣有情感 它們一直向人類“進化”
  今年4月,全球移動互聯網大會在北京召開,來自日本大阪大學的智能機器人研究所所長石黑浩,展示了最新成果Actroid-F,她被譽為“最性感”的機器人,已經能夠與人類無障礙溝通。
  去年9月份,Actroid-F就曾在悉尼新南威爾士大學藝術學院進行實驗,在實驗中Actroid-F能夠與大家進行眼神交流、簡單移動和根據不同的語境回答問題。在此次大會上,她已經變得更加成熟。在現場的展示中,Actroid-F看起來極其逼真,而且能夠完成點頭、眨眼等動作,並可以進行簡單的交談和反應。“Actroid-F”機器人還有個兄弟,可以同人類進行交流。目前,這對機器人已經被應用在一些日本的醫院中以觀察病人對他們的反應。
  人形機器人中可能以Aiko(愛子)最為人所知。Aiko是日本發明家Le Trung的夢想項目,Aiko在日語中的意思是“深受愛戴的人”,因此該機器人在設計之初的定位就是要成為一個接近完美的女性角色。自其在2007年首次問世後,Aiko的外觀也隨著科學技術的不斷進步而越來越接近真人,甚至到了以假亂真的地步。
  另外,“日本先進工業科學和技術研究所”於2009年推出了名為“HRP-4C”的機器人。HRP-4C的身高和日本平均青少年女性身高一樣為1.58米、重約43公斤,身穿一套銀白和黑色相間的太空服。機器人“HRP-4C”全身共有30個馬達來控制肢体移動,可以做出喜、怒、哀、樂和驚訝的表情。此外,它還能夠緩慢行走,眨眼睛和用細小的女性嗓音說“大家好”。
  日本軟銀公司近日推出全球第一款可以進行情感互動的機器人“佩珀”(Pepper),計劃2015年上市,預計售價19.8萬日元,主要用於老人護理和陪伴。“佩珀”用輪子代替雙腳運動。同時,通過雲計算分享數據,學習不同的手勢、表達方式及與人類對話的語調。“佩珀”能對話、會唱歌、會跳舞。記者用日語向它問好,它會轉著大眼睛問:“今天休息嗎?”記者說“是的”,它又問:“那你是準備買東西呢還是去哪裡玩?”“佩珀”的肢体語言根據對話內容改變,時而微笑,時而害羞。
  研究人員稱,通過賦予機器人這些下意識的反應能力,人們更能接受,而不僅僅認為它們是沒有靈魂的冰冷機器。
  (下轉B03版)
  (下接B02版)
  少一層人皮 它們一樣在“攻城略地”
  如果說,外型逼真的機器人登堂入室會給人類帶來一種恐懼感,那麼雖然有些機器人沒有“進化”成人型,他們在不同領域的能力一樣會讓人類覺得有一種壓迫感。只要機器人做得和人類一樣甚至比人類更優秀,就自然會讓人有一種想“敬而遠之”的心理。
  比如這種優秀的“家政服務機器人”:美國iRobot公司的擦地機器人“Braava 380j”,價格約為人民幣2000元。Braava有兩種模式,一種是用水擦拭木地板、瓷磚等硬質地板的濕擦模式,另一種是乾擦地板的乾擦模式。濕擦模式下,可以像人用拖把拖地一樣前後移動著擦拭地板。預先為專用清潔墊的水槽加水,即便需要擦拭的地板面積很大,也能一直保持擦布濕潤。乾擦模式下可在房間內直線移動擦拭地板。
  Braava可利用機身內置的各種傳感器來檢測並避開障礙物,還能記憶擦過的地方並移動著擦拭剩餘部分。為了提高精度,該產品還配備了“導航系統”,利用機身頂部的紅外線傳感器來識別照射點,以此掌握自身與盒子的相對位置。
  機器人記者和主播的出現,會讓媒體從業者產生一種危機感;這種拖地機器人的優秀表現,似乎也將為家政行業帶來一次就業崗位的革命。
  司儀機器人把新娘嫁了
  2010年5月,日本一對新人結婚時,請了機器人做司儀主持婚禮:一個名叫“愛精靈”的坐式機器人。“愛精靈”身高1.5米、眼睛閃閃發光,梳著塑料辮子。據這款機器人的製造商Kokoro公司介紹,機器人主持婚禮在世界上還是首次。
  當新娘身穿潔白的婚紗走過長廊時,幾乎所有人都站了起來,唯獨婚禮司儀例外,因為“她”被固定在了她的座椅上。在當天的婚禮上,“愛精靈”用細小的聲音說:“請為新娘掀開面紗”。當新郎新娘在約50名賓客面前親吻時,“愛精靈”還揮舞起雙手。距機器人不遠處有一個黑帘子,帘子後面是一臺與機器人身體相連的電腦,有人在此通過電腦發佈指令。
  司儀機器人顯然搶了人類司儀的飯碗,而且,由於其新鮮感和趣味性,在同等條件下,相信機器人一定會更受歡迎。
  安保機器人護衛世界杯
  在本屆巴西世界杯上,有30個身材嬌小卻又“功夫超凡”的“機械戰警”——機器人“派克波特”(PackBot)參加了安全巡邏和護衛。
  PackBot是一種小型便攜式機器人系統,可由單兵放入背包攜帶,故又稱“背包”機器人。該機器人具有非常強的近距離山洞、建築物內部或下水道搜查作戰能力。在阿富汗的反恐戰爭中,美軍第82空降師首次動用了PackBot進行山洞搜查作戰。
  為了應對比賽期間可能出現的炸彈威脅,巴西政府與軍用機器人PackBot的製造商iRobot達成了價值720萬美元的交易,採購30台世界上最先進的防爆機器人,用來負責世界杯比賽期間的安保工作。它們被部署到12個舉辦比賽的城市中,探查可能出現的危險爆炸物,併在警方遙控下完成排爆任務。
  “不倫之戀”機器人上了人類的床
  愛與性是人類區別於機器的重要特征。可是,近年來機器人的發展卻讓人大開眼界,它們全然已經氣勢洶洶地成了人類的“第三者”。
  英國人工智能專家大衛·利維曾闡述了人類和機器人之間的愛與性。根據他的觀點,性愛機器人將廣泛出現,四五十年後,人類有可能會愛上機器人。所謂性愛機器人其實是一種人工智能機器人裝置,能夠通過大腦引發實際的身體反應,或者讓人在大腦中有一種完全的性感覺。
  Roxxxy就是這樣一個機器人伴侶,她的設計十分接近真人,身高1.7米,身材苗條,有一系列可供選擇的髮型和眼睛顏色,不同的型號還會有不同的功能,可以聽你說話,跟你說話,或是愛撫你。經過近10年的研發,這種機器人於2010年首次問世。其實,Roxxxy更像是有性格的人體模型。儘管它的愛好與主人相同,但是它也會鬧情緒,有時候也會犯困。科學家稱,Roxxxy提供的不僅僅是性體驗——它們更像是一個真正的伴侶,會與人交流談心,與人建立情感上的聯繫。
  (下轉B04版)
  (上接B03版)
  “詭異谷”現象 機器太像人讓人不安
  現在,研製出像人的機器人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特別是日本和美國的科學家。不過,機器人該有幾分像人,一直是個有爭議的話題。對類人機器人的極度痴迷被稱為“詭異谷”綜合徵。“詭異谷”來自日本機器人學家森政弘提出的“詭異谷假說”。假說認為,在人和非人(諸如機器人)的互動中,人對非人的喜好程度與非人和人之間相像的程度並不成正比。起初,喜好程度確實會隨著相像程度提高而上升,但達到一定程度後,人對它的喜好感會急劇下降,甚至轉成厭惡。
  美國科學家漢森則表示,他對於“詭異谷”綜合徵完全可以接受。他說,研發類人機器人給他帶來無限樂趣。漢森坦言,他對類人機器人的痴狂可能令一些科學家難以理解。因為他們擔心,機器人的外貌和人類如此相像,可能會對人類的主導地位構成挑戰,害怕自己的身份被機器人奪取。
  不少科學家認為,機器人不必搞得太像人,因為那樣會讓人不安。從功能上說,像個機器就行了,比如電視機、便攜式設備等。可是石黑浩說,“打造類人機器人,就是為了探索人之所以為人的意義,並讓人反思什麼是感情、什麼是覺察、什麼是思維”。不但如此,石黑浩還“以身作責”,製做了一個像自己的機器人,現在經常派其到海外去做科學講座。他說,“像我的機器人替我去完成那些商業旅程,節省了我不少時間和精力。”“技術的進步意味著機器人的外表和行為更像人類,這樣也會讓我們反思自己的價值。”因為看到機器人可以像人一樣講話做事,人難免會對自己的身份與定位產生反思。
  讓人類以機器人為鑒
  日本機器人專家石黑浩對機器人事業一直很執著。他和他的團隊製造過多類機器人,比如仿真美女機器人,展示窗機器人,可以用在商店櫥窗,會唱歌的歌星機器人,據說現在有了它的粉絲,會講故事的機器人,溝通型的中性機器人可以滿足老年人溝通交流的意願,石黑浩還根據中型機器人進一步製造了小的中性擬人體,智能手機內設,內置了高通4G手機芯片,外形類人。石黑浩認為機器人未來可以替代演員,不會罷工,不會累。他希望未來機器人可以更接近人。不過,如何提高與語音識別更好的結合,與人進行有邏輯的對話,如何增加機器人的情感表現,仍然是個難題,不過最重要的是,人的想象力無法複製。
  “叛逆”之憂機器人會反口噬主嗎?
  美國經典科幻電影《終結者》向人們展示:機器人可以救人,也可殺人;機器人可以造福人類,也可毀滅全球。重要的不是機器人作何選擇,而是機器人背後的人類將作何選擇。到目前為止,所有面世的機器人都是“乖孩子”,就算是戰場機器人,也一樣絕對聽命於人類的發號施令。可是不少科學家擔心,隨著機器人能力的躍升,會否有一天,它們會甩開人類特立獨行呢?更糟糕的是,有了情感的機器人,會不會因為不滿自己的遭遇、或者是程序出錯,從而把人類當成自己的敵人?這些擔心已經成為不少機器人科幻電影的經典橋段。
  不過也有科學家稱,從人類大腦產生意識的數學解構模型來看,情感機器永遠不可能出現。因為計算機不能處理任何人類意識和情感所要經歷的信息集成的過程,也就是說,機器人不可能有意識和感情的能力。因此,機器人註定將永遠是人類的“僕人”,而不會翻身鬧叛逆。有專家以戰地機器人為例說,即使未來機器人大規模上了戰場,但其作戰仍將是一個以人為中心的信息化作戰,指揮人員和士兵的主要任務在於指揮及作戰,士兵應該以自然的方式和最少的人機交互來操縱無人作戰系統以完成作戰任務。因此,在未來戰場上半自主控制方式將是地面機器人作戰控制的主流。
  目前,美軍地面機器人普遍實現了半自主控製作戰模式,旨在減少操作人員對機器人的人機交互,從而最終實現全自主控制的作戰模式。但是,專家認為即使完全達到了美軍所期望的自主作戰模式,地面機器人的作戰也不能完全脫離人的參與。
  
  (原標題:機器人逆襲 人往哪兒躲)
創作者介紹

CD

mlywm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bi5yv01
  • 超♂熱情主﹌動ㄉ☆她﹉活潑﹌開﹉朗學﹍生妹 優○雅小~舞◇女○教□師◎緊§致淫♂水多
    請﹋複製﹋下﹉列網﹍址﹉,貼﹎在瀏灠○器上□前〇往○
    dvd.okavok.com
    成◎人♂DVD
    愛愛技♀巧很☆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